安徽快3助赢软件:

安徽快3开奖结果 www.5rne.com.cn 访谈类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
来源: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日期:2018-05-29

第十四届北京市宣传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好新闻评选参评作品推荐表

推荐单位: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作品编号 2705
作品标题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
评选类别 广播电台类
参评项目 访谈
作品字数(时长) 每集约30分钟
作者姓名 集体(具体名单附后) 联系电话 13311018802
通讯地址 建外大街14号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责编姓名 张友信 李玉昆 联系电话 13911264691
通讯地址

建外大街14号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刊播登载单位 视频: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等;音频:北京新闻广播、北京城市广播、听听FM
刊播登载日期 2017年08月03日



“人民之托”由北京市第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北京电台总编辑王秋担纲主持,采用团队化运作方式,总编室、网络媒体中心、技术中心、节目制作中心、相关专业广播、悦库时光等11个部门80余人参与。
依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提供的194位代表名录和建议,编辑记者分头联络代表、收集资料,与主持人、节目监制共同拟定采访提纲。节目首先在网络平台进行直播,随后剪辑为音频版在新闻、城市两台播出,节目的文字稿修改润色后结集出版。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共推出65场直播,访谈70位北京市人大代表,两个月内节目播放量累计超过1200万次,得到了受众和上级部门的认可。
听众网友纷纷留言反映节目“树起了人大代表的好形象”,“对人大代表履职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作用产生了更加鲜活的理解”。中宣部《新闻阅评》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监管中心《收听收看日报》分别以专刊和专题点评的方式,认可节目的创新,认为节目“通过人大代表分享履职经历,展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本市的实践成果,为党的十九大召开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在完成统一布置的‘规定动作’之外,自主设计、策划有本市和本媒体特点的节目,丰富主旋律的内容和形式,这种主动精神值得提倡”。10月3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批示:“感谢市委宣传部、广播电台对人大工作的支持。发挥代表在人大制度建设中的作用,不仅在宣传领域,其他方面也可借鉴?!?月23日和11月9日,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两次就该节目批示,“宣传包括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一项长期任务。北京电台的‘人民之托——代表访代表’系列访谈的经验具有复制、推广价值,可在市属媒体中推广?!?/font>









见附件

               (请加盖推荐单位公章)

  (议政论坛片头)

  (人民之托片头)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之后我们的节目也会经过录音剪辑在广播频率中陆续播出,欢迎您的持续关注。今天我们邀请到的访谈嘉宾是安丽娟代表。下面我们先来听一段她的介绍。

  (嘉宾介绍片花)

  王秋:安代表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的直播访谈节目。

  安丽娟:主持人好。

  王秋:我当选人大代表是两届,听了刚才的介绍,您已经是四届代表了,这才是真正的响当当的资深代表。二十年了,您在履职的过程当中您觉得北京有哪些变化?您自己的当代表的感受有哪些变化?

  安丽娟:一开始我就是单位代表、矿山代表,到会上就只能提我们矿山要解决河北户口,因为矿山是一矿两制,有北京户口,有河北户口,要不就提我们矿山是露天开采,要享受国家露天补助,可是审议一府两院报告我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秋:就是这个领域您不熟悉。

  安丽娟:吃不好饭,整宿睡不着觉,非常焦虑。第二届我想我一定要了解北京市的市情民意,就开始注意学习北京市有关情况,比如看《北京新闻》、把市人大给咱们发的资料、人民政府公报、人大信息、两院发的工作动态,我都给它装订成册,成了我枕边书。第三届那我觉得自己是老代表了,责任大,压力也大,我就学习财政预算,学习国民经济草案计划,了解情况,怎么样去审查预算和我们的国民经济草案。

  王秋:成为专业代表了。

  安丽娟:从兼职我怎么向专职化这方面努力。第四届那我就是真监督、敢监督,就是围绕着首都功能的四个定位和怎么样建设首都,特别是一些大额资金的使用、专项资金的使用、该不该立项、该花多少钱、有没有事前预算的评估、事后有没有审计的结果、钱为什么花不出去、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问题、有没有责任追究制度,我都在会上进行询问、质询,来促进我们一府两院工作更加公开公正、依法行政。

  王秋:我们也看得出来这二十多年您一届一届地走向成熟,到现在您已经成为一个称职的、专业级的代表了。您具体的职务是在首钢公司做街道工作,就等于身兼二职了,您是企业的代表,同时又管理社区,这个也是很辛苦的吧?

  安丽娟:我是首钢矿山街道居民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我是2001年调到那里工作,到现在已经17年了。我们位于河北迁安境内,距离北京市400多里路。

  王秋:200多公里。

  安丽娟:那里号称百里矿区。

  王秋:是跟着首钢搬迁过去的?

  安丽娟:比它还在前。

  王秋:还要早。

  安丽娟:当然后续首钢搬迁的也到我们那里去了,这样呢,我们百里矿区面积比东城区还大。

  王秋:那您那个社区有多少人口?

  安丽娟:我那个社区有4万多常驻人口,我负责着8个社区、12家劳服企业、1所幼儿园的管理工作。

  王秋:是一个小社会了。今天早上您是专程从迁安赶到北京来的?

  安丽娟:对,为了不误(直播),我5点钟就得起床,开车得3个小时到北京。

  王秋:经常这样往返吗?

  安丽娟:经常,每周都要这样往返。

  王秋:那您家现在是在北京还是迁安?

  安丽娟:我呢,孩子和爱人都在北京,我自己在矿山,也有宿舍。

  王秋:一个星期能保证回来一趟吗?

  安丽娟:一个星期保证不了,都是人大或者石景山政府通知开会,我就过来。

  王秋:我看了您的议案和建议,大部分还是围绕着您的社区管理、停车难、养老的问题、孩子的教育问题等等,这跟您的工作性质还是相关?

  安丽娟:对。古人道:“人聚则强,人散则尪,人静则昌,人讼则荒?!币馑季褪撬等嗣瞧胄男以蚯看?,人们离心离德国家就软弱,人们如果和谐安宁国家就昌盛,人们怨声载道争吵不息国家就荒亡。我呢,工作和生活在企业和街道之中,每天接触的就是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每天面对的就是一封封的来信、一声声的呼吁、一个个的期盼、一个个的诉求。所以(在)我们矿山社区的大街小巷,特别是成百上千困难群体的家中,我都跟他们聊民生、解民意、话(家常),所以他们的所思所想所盼我都非常清楚

  王秋:全都装在您心里。

  安丽娟:装在我心里。所以我提出的建议和议案都和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都是他们急迫需要解决的难题。

  王秋:我觉得这种单位的社区它还有一个特点,跟北京胡同里的社区、行政区域里面的社区还不同,它还有单位管辖的性质,大家觉得更亲,有什么事理当就找父母官。我觉得可能既有便利,同时也有麻烦,是吧?您在管理的过程当中可能体会的更深。

  安丽娟:是,他随时随地就可以把你叫住,给你反映问题,进你的家门就是常态,看到你从北京回来了,立马迎上去就跟着你到家里了。

  王秋:像首钢这样的大企业,实际上也面临老职工养老问题。我看您提的三百多个议案和建议当中,很多是涉及到养老方面的问题的。

  安丽娟:我提养老的建议、议案得十多件。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国家已经进入到老龄化社会,我们北京市6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348万,而且每年还以15万(的)人数递增,有三四十万失能人员,这些失能人员大多数都是住在社区,很少住养老机构。

  这几年我就对上百户失能老人进行了家访,每一次我进到失能人员家中,只要他们有知觉的,都跟我喊、叫,非常激动,抓住我的手不放。从他们的眼神你能够体会到他们也不愿意给孩子们拖后腿那种无奈。然后从他们抓我的手不放、舍不得我走、让我陪着他们吃饭,能看到他们特别需要有人看望他们、有人陪伴他们的渴望。

  有一次我到一个(人)家里家访,上班的一个女职工回来以后非常熟练地就把她母亲绑着的手赶紧松开,随后就把她抱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这一系列动作非常熟练。

  王秋:特别流畅,一看就是天天如此。

  安丽娟:特别流畅,然后她就进厨房做饭。跟我介绍,我说为什么把母亲给绑上,她说如果不绑上,她母亲就会摔得头破血流的;因为她(母亲)是老年痴呆症,又是脑血栓后遗症,她每次上班不得不把母亲绑到床上,她说我上三、四个小时班回来,我再给她放松、自由,不得已。

  然后呢,我又看到了当年和我在一起工作的那些老师傅们,就是(当年)风华正茂的首钢拓荒者,夫妻双双躺在家里,得了不治之症;还看到一些我们刚刚退休的小老人,非常勉强地、无助地、硬支撑地伺候着80岁以上的失能老人,就是他们这些小老人,没有享受到生活,工作了一辈子,然后退了休还得伺候老老人。

  王秋:原本大家说60-80岁是一个黄金年龄段,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了,但实际上有老下有小,有很重的负担。

  安丽娟:然后还有一些,都是我经历的,就是这些空巢老人,病逝在家中好几天才被邻居发现,我每次家访都心酸不已,他们的生活状况始终揪着我的心,所以我对他们的情况特别是失能人员的生活状况进行了全面的调查。我从2007年开始,这十多年间我就奋笔写建议,为他们鼓与呼。

  王秋:那您提出的具体的建议是什么呢?

  安丽娟:2007年我提出了全市要对老年人生活状况进行调研,制定法律法规,维护老年人的合法权利;第二我就说,动员全社会力量,要发展养老产业;第三,就是要对失能老人制定政策,让他们入得起院,住得上院,还有一些机构养老明确标准、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要有配套实施细则等等,有十多件。

  王秋:那像首钢这样的大企业,它在自己的企业内部会有一些养老的机构吗?

  安丽娟:现在首钢正在转型,提升转型,也建了一些养老机构,但还是有缺口。

  王秋:我看到您提的具体建议中,有一些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的理念,现在整个的建议是不是也在不断的推进过程中?

  安丽娟:其实提养老议案不仅仅是我,有二三百代表都关注养老,所以北京市也高度的重视,议案在落实过程中,涉及到53个委办局,都根据自己所管专业进行了调研。我们北京市2015年也是经过人大几年的论证、调研,出台了《(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率先用法律法规来引领、推动养老工作。按照杜主任所讲的,我们这个养老工作已经是迈开了步,上了路。我觉得政府办理养老议案确实动真格的、下真功夫,现在形成了三边四级养老模式和体制机制。

  王秋:这是什么意思呢?

  安丽娟:就是市、区、街、居,形成了四级。现在从市级来讲,我在提议案之前,就是2009年前,我们的养老床位,北京市只有3万多张,按照“9064”的目标,那个“4”,我们300多万老年人应该有10万以上的床位,可是当时我们只有3万张。我们的社区养老,在2000年时,各个社区成立了日夜照料间,但是没有可持续性的机制做保障,没有人员,没有经费,所以日夜照料间做得就跟可有可无一样。这四级机制建立起来以后,首先我们加大力度,建立了公办和民办的养老机构,达到了500多家,由原来的200多家到500多家,床位也从原来3万多张到现在的13万张。

  王秋:那增长的很快。

  安丽娟:街道这一级呢,到去年年底就建设了260多(个)街道级的养老照料中心,然后在社区我们又建立了200多个养老驿站,这个养老驿站也好,街道的养老照料间也好,它们就是一个平台,平台把六大职能的服务比如呼叫职能、助医职能、助餐职能等,都能够服务到周边,服务到身边,服务到床边。

  王秋:这个是解决了大问题,也就让《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落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一老一小就是咱们城市发展当中的民生痛点,我发现您的建议案中也关注到了幼儿园的设立问题。

  安丽娟:学前教育呢,因为我们街道下属有两所幼儿园,确实在发展过程中问题很多。首先收费还是九十年代制定的标准,一级一类幼儿园每月才收160(元),二级二类的每月收费140(元),还不够现在一辆汽车在咱们城中心停车一天一夜,还收100多呢。

  王秋:这是哪儿制定的呢?是企业呢还是北京市?

  安丽娟:这个是北京市物价。

  王秋:可是有些幼儿园价格还是蛮贵的呀。

  安丽娟:我说的这是公办幼儿园。

  王秋:私立的就差异非常大。

  安丽娟:差异就大了。你看为什么呢?西城区有一个刘女士就找我,她说我想把我的孩子送到公办幼儿园,结果人家招生100(人),报名的700-800(人),就得排四五年;进私立幼儿园又进不起,少则是3000多(元),一般都五六千、七八千,对一个普通职工来讲确实是非常困难。所以我们的这些老百姓,为了入园,真是比上大学还难。所以根据现在这种状况,我就写了三个议案和建议:一个是政府要加大投入的力度,要修订政策;第二就是全社会,要动员企事业单位建立幼儿园;然后对幼儿园标准和教师的培训我们也要加大力度。有一次洪峰市长到团里来讨论。

  王秋:您跟市长要较真了。

  安丽娟:我说洪市长,学前教育问题根子就在于政府的政策和政府的投入。我说首先来讲,对学前教育的定位是不是公益性?原来给学前教育投入,每年只占学前教育(总投入)的3%,我也查了一下,发达国家都是在10%以上。第二,我们90年代制定的收费标准,那个时候北京市有3700多(个)幼儿园,我们当时有孩子37万,到2000年,我们的幼儿园变成了1245个,有1400多个幼儿园停办。为什么停办?都是企事业单位的,办不起了,老往里赔钱,老往里搭钱。我还跟他算了一笔账,当时90年代我们有3万多老师,到现在我们才有不到2万,教师队伍流失,但是我们的孩子有40多万,这就是造成入学难、入学贵的根本原因!

  后来我就提出这些意见和建议,许多代表都跟着我附议,都产生了共鸣。确实在这过程中我也付出了很多的辛苦和代价,我前后对20多家公办的、私立的、街道办的幼儿园进行调研、对孩子家长进行调研、对他们的经济收入和承受能力进行调研。通过提出议案,政府高度重视,马上从2011年就制定了三年行动计划,2013年制定了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政府的投入力度加大了。首先就是对学前教育投入由原来的3%提高到了7%,每年投入是达60个亿,北京市级投入15个亿,区级投入45个亿。第二从幼儿园硬件设施上,由原来的1200所增加到1500多所,两个行动计划增加了10万个学位,教师也增加了1.5万人,这样的话就基本缓解了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

  王秋:这是您掌握了第一手材料,用硬邦邦的数据向市政府建言,这样就切实可行地推动了这项工作。您真是办实事的代表!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激励着您这么付出呢? 

  安丽娟:我觉得一个是单位对我非常支持,我每次到北京,从时间上、从交通上给予保障。更重要的就是我的家人。我爸爸是一个快90岁的老党员,也是河北省的党代表,也是河北省的劳动模范,他一直就是跟我说:你是党的最基层的干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日,党的政策都是好的,就靠你们这一层贯彻落实,你们就是党的形象,我虽然腿脚不好,也经常有病住院,但是有你弟弟、你妹妹和保姆,你身后有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你拿他们就当我。

  王秋:老人真是深明大义。

  安丽娟:我爸爸经常跟我说这句话。然后还有我的爱人,跟我开玩笑:把煤气罐给你搬到班上,你就不用回来了。

  王秋:其实是一种心疼和爱护。

  安丽娟:特别是我的女儿,小时候就像邮包一样,我到北京来开会、办事,就给她送到东家,送到西家。上大学,特别是非典时期,她呢,发热,被隔离到医院,去医院之前,人家别的父母全都到北京来看望,她告诉老师,千万别告诉我妈,我妈那儿正忙着呢,好几个社区、好几万人,我自己能承受的了。我闺女当时给我打电话,说妈妈你能不能把下个月的500块钱生活费给我,因为我不知道她发热,我不知道这情况,我说不行,因为我对孩子比较严格,结果这个钱我也没给她,实际上她是到医院要去交费用。后来在她毕业的时候,我去学校,学校的老师说你孩子特别坚强、理解你、支持你的工作,说起她发热不让告诉你,跟你要钱你也没给。我心里特别难过,不但闺女有事我没到场,钱也没给。

  王秋:做母亲的一种亏欠,但实际上孩子是非常懂事的,家人非常支持你。

  安丽娟:因为我闺女说了,妈妈,小时候我不理解你,现在我看到你每逢节假日,你都陪着老人,大年三十合家团圆的时候,你却陪着那些孤寡老人,给他们送红烧肉,给他们包饺子,我应该向你学习。她还说我看到好多的老人,见着你,哪怕他们在轮椅上,也和你拥抱。有一些失语的老人,见着我面说不了话也得跟我握手。有一次,我在家访,一个病倒在床上14年、没有知觉的退休职工,我摸着他的额头,拉着他不能动弹的手,我给他唱了一曲《沂蒙颂》里的《愿亲人早日养好伤》,结果唱完以后他眼睛流了眼泪,嘴角抽动了,他们全家都兴奋了,然后他爱人抱着我抱头痛哭,说14年没有感觉,你给唱这首歌感觉到了。

  王秋:听得真是太让人感动了,让人心酸。我看跟安代表聊天,一天一夜可能也聊不完,因为您整个的身心全都沉在基层,您把社区所有的这些人都当作您自己的亲人,而且您还有这么好的家人在支持您,真的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人大代表这种责任,而且是沉甸甸的付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访谈只能到这儿结束了,谢谢您今天能够参加我们今天的访谈节目,希望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再聊。

  安丽娟:谢谢主持人,也谢谢网友收听收看。

  王秋:好,今天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就到这儿结束,谢谢朋友们的收听收看,再见。


526| 915| 396| 362| 966| 429| 940| 969| 163| 172|